神马电影网-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经验故事  »   扶贫艳遇 &
扶贫艳遇

扶贫艳遇

走出了车站,踏上满池红莲绿荷的堤岸,又开始了我一年一度写意的暑假生活
了。

  二十年来的教书生涯,使我觉得自己是苍老多了。一向随遇为安,兴緻所至为
所欲为的我,却偏偏让教书的时间所束缚,恰似已经失去了自由。
------
  假期是学生们和我都嚮往的日子,可是我这一单身寡佬,祇有眼巴巴地望着其
他的教师们纷纷回乡与家人团聚。心里酸溜溜的!唯有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来到宁
海这山明水秀的小镇,幽闲地渡过这漫长的暑假,也可以趁机写一点稿子。

  我在街口卖面的小摊子停下来吃一碗阳春麵,顺便和卖面的老头闲聊几句,说
出了要来这里住一阵子,并向他打探旅馆的所在。他向我打量了一阵,然后说道:
「外乡的读书人,如果你想在我们小镇渡假,倒有一个比旅馆更悠静舒适的所在。
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呢?」

  我笑道:「何止有兴趣,简直是求之不得呀!」

  于是老汉祥细地指点了我。吃完麵,我付过钱,便依照他的指示,走过两个街
口,在一条小小的巷子里找到一个青石铺地的门口。

  我依照老汉给我的说法,拍了三声门,应声来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
。我说明了自己是一个远道客,想在小镇渡过暑假。可是此地没有亲友,所以想找
间房住。是明街口卖面的老伯告诉我,可以到这里问问,听说这儿有房子分租。

  小姑娘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,要我等一等,又把门关上了,我注意地看了看这
所房子,还真不小,建筑也不错。不一会儿功夫,小姑娘又开门请我进去了。

  我随着小姑娘走进上房,一位约摸二三十岁的少妇,微笑地招呼我坐下,客气
地请我用茶。我先礼貌向她请问了贵姓,少妇微笑地说道:「我姓白,不过你叫我
素蓉就行了。不必客套的。」

  接着又她祇是笑嘻嘻的,不和我谈起租房的事,反而和我闲话家常,由我的姓
名.职业.一直问到有没有结过婚。

  我祥细回答了她的问话,并说出了因为仰慕小镇的风貌而来渡假。白素蓉高兴
的表示愿意租房子给我,并答应供给我的伙食,当我问及价钱时,她笑道:「远道
客,请还请不到哩!如果一定要付钱的话,等走的时候随便给就行了,最好是大家
做个朋友嘛!相请不如偶遇,我们不要讲这个啦!」

  我连忙称谢。素蓉又指着刚才带我进来的小姑娘说道:「她叫做青梅,是和我
相依为命的养女,让她带你到房间歇着吧!」

  这里一共有一厅四房,围绕着一个铺着细琢石闆的院子,青梅把我引到西边厢
一间明窗净几的房子里。慇勤帮我放置好简单的行李,接着就出去端了一盆热水进
来,并亲手拧了一条热气腾腾的白毛巾,我连忙上前要接过,青梅却轻轻把我推坐
下来,然后轻轻地为我抹除扑扑的风尘。我虽然觉得非常意外的惊讶,也祇有乖乖
地让她为我洗脸。

  青梅丰满的身体挨近着我,一种少女的幽香直钻入我的鼻子。青梅又帮我抹了
抹手,这时我接触到她那一只软绵绵的小手,禁不住轻轻地捏住说道:「青梅,你
的手儿又白又嫩,真可爱!」

  青梅并没立即挣开,她任我摸了一会儿,才柔情的说道:「我去倒水了。」

  我放开青梅的手儿,让她把洗脸水端出去倒了。过一会儿,青梅又端了一盆热
水进来,笑瞇瞇地说道:「赵叔叔,我来帮你洗脚吧!」

  我说道:「青梅,还是让我自己来,不敢劳繁你了!」

  青梅笑道:「什幺话呀!赵叔叔是我娘的贵宾,我应该好好服侍你的。」

  说完就把我的鞋子脱下了来,又将我的只脚放入温水里。一面洗一面望着我笑
道:「我娘亲好喜欢你哩!我们这里很清净,没有外人骚扰的。如果我娘亲想和叔
叔亲近亲近,不知叔叔肯不肯呢?」

  这时我的只脚正被青梅柔软的手儿摸捏得一股慾火从心中燃起,听她这幺说,
不禁暗喜,不过嘴里却说道:「青梅,我受到你们热情地招待,那里敢说不敢二字
,祇怕坏了你娘亲的名节哩!」

  青梅紧接着说道:「这你就不必担心了,我们这里的事,你慢慢会清楚的,祇
要你肯和我娘亲近就行,其他的事就无须理会了呀!」

  青梅嘴里说着,一只嫩白的手儿将我的只脚又搓又捏,洗得乾乾净净,还用软
布抹乾了。又套上一对拖鞋,才望着我笑道:「赵叔叔,你跟我到里间洗个澡。」

  我跟着青梅从小门进入套间,原来这里是一个小小的净室,一个早已盛着温水
的澡盆,还有用来方便的净桶,可称为设备齐全了。

  青梅帮我脱下外套和衬衣,我笑着对她说道:「行了,我自己来吧!」
 
  青梅把手伸到我腰间一面解我的裤子,一面认真地说道:「我应该服侍叔叔的
,你儘管让我为你洗澡吧!」

  说着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下来,这时我胯间的肉棍儿已经竖起来,把内裤撑起着
。青梅把我的内裤也褪去,小手儿握了握肉棍儿笑道:「叔叔这里好棒哦!我娘一
定会好开心的呀!」

  青梅把我扶进澡盆,对我嫣然一笑说道:「叔叔先泡一泡,我出去把洗脚水倒
了,再替你洗澡。」说完就飘身出去了。

  我浸在温暖的清水里,心里又惊又喜,不知这飞来的艳福如何消受。正在胡思
乱想时,青梅已经回房了。她笑瞇瞇地说道:「我也得脱去衣服,免得弄湿了。」

  说着转过身,慢慢地把她的上衣脱去,露出白晰的背脊和两条嫩白的手臂,又
把裤子脱下来,祇见浑圆的臀部白里泛红,两枝粉腿肥圆适中。青梅转过身来,身
上祇挂着一件红肚兜。她在洗澡盆旁边的小凳坐下来,开始替我洗擦着。一边洗一
边向我讲了一些有关这里的事。

  原来白素蓉年轻时是城里的名妓,五六年前,有一位富商暗中将她赎身,并秘
密安置在这不为人注目的水乡。两年前,富商意外过着身,幸亏已经有点遗产留下
,素蓉不愿意坐山崩,所以秘密经营一些生意,用以维持生计。

  青梅洗到我胯间的肉棍儿时,我被她弄得坚硬昂起。我笑问:「青梅姑娘,你
有没有和男人玩过呢?」

  青梅粉面泛红地说道:「我本来也是从小卖入青楼,是娘身边的丫环,娘从良
那年我才十二岁,娘很痛惜我,就要求把我一齐带出来。并认我做养女,因为娘和
爹在妓院相好时,我就服侍左右。所以来到这里之后,我仍然像以前一样,就算爹
在玩我娘的时候,我都在后面帮手推屁股哩!我十四岁那年,有一次爹想要玩的时
候,娘却刚好来月经,娘叫我给爹试一试。那时我已经发育了,平时见到我娘被爹
玩得很开心,也是心思思的。那知一试之下,痛得要死。不过后来就玩出滋味来,
祇是爹玩我还不到十次,就不幸过身了。」青梅说完,圆圆的俏脸飞红。

  我伸手抚摸青梅可爱的脸蛋,说道:「青梅,你长得真俊俏。」

  青梅娇媚地笑道:「祇要你和我娘相好,我相信娘都会让你玩我的身子的。好
啦!你站起来,我帮你抹乾身上的水。」

  我站了起来,跨出洗澡盆。青梅替我抹身后,我大胆地伸手去玩摸她被红肚兜
矇着涨鼓鼓的乳房。青梅柔顺地依着我,任我把她丰满又弹手的奶子摸捏了一会儿
,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说道:「我迟早让你玩个够的,现在娘等着和你吃饭哩!」
是我换上乾净的衣服,走出净室,回到上房。祇见桌子上已经摆上一台丰盛
的酒菜。白素蓉也已经坐在席上等着我。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,青梅慇勤地斟酒夹
菜。席间我和素蓉谈笑风生,两杯酒落肚,素蓉面泛微红,谈吐间媚目如丝。

  用过晚餐,青梅把素蓉扶到床沿,然后收拾碗碟走出去了,房里祇剩下素蓉和
我俩人。我向她走过去,她便依入我怀里。我在素蓉粉嫩的香腮亲了一下,她闭着
声音只眼颤声说道:「亲亲,我要你脱我的衣服。」

  于是我将她胸前的钮儿解开,一对肥乳居然是高翘着,雪白的皮肤,滑滑嫩嫩
。我禁不住把手在她鲜红的奶头上捏弄。素蓉轻舒两条细嫩的手臂,搂住我骚蕩地
叫了声:「亲亲,痒死我了!你把人家弄得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。」

  我搂紧了素蓉一阵热吻。她的嘴唇火热,一根舌头儿尖尖的送入我口里。我从
她光滑的背上摸下去,摸入她的裤腰,觉两瓣臀肉格外肥厚。

  我让素蓉倒在床上,伸手拉下她的裤子,素蓉忽然叫了声:「青梅!」

  我不禁楞住了。青梅走进来,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,等我上床后,把帐子
放下来,却把油灯拨亮一点,才走出去。

  明亮的灯光透过纱帐,把床上照得雪亮,我仔细地欣赏她的肉体,虽说显得稍
胖一点,但是又白又嫩的,应该说是丰满哩!尤其是一对肥乳房,高高翘起的奶头
儿粉红色的,纤腰细细,肚子平平,显然是还没有养过孩子。

  那雪白的屁股,粉嫩的小腹,可以说是我一生未见过的活宝贝。这女人的屁股
硕大而圆润,两瓣臀肉间的沟子既紧又深。那小腹的尽处,却是我所玩过上百个女
人中第一次见到的奇货。

  通常的女人不管皮肤再白,那销魂的肉缝总会比较深色,但是素蓉的肉洞口却
是两片和屁股一般雪白的细皮嫩肉凸凸地隆起。一条细细的肉缝夹住一颗粉红色的
小肉粒。四週一根毛儿都没有。

  两条修长的大腿,一对玲珑的小脚儿,真是人见人爱。我伏在她一丝不挂的肉
体上到处吻个不停,她的小手儿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轻轻地摇动着,低声说道:「
亲亲,我一见到你,就恨不得让你玩一顿,今个晚上就让你尽情玩我吧!」

  那声音之娇媚,淫浪,十足扣人心弦,勾人魂魄。

  我趴到她软棉棉的肉身上,她的粉腿自动分开了,那小肉洞里的浪水,已经涌
了出来,滋润了迷人的小肉唇。

  素蓉伸下手去握住我的下体,带到她湿淋淋的肉洞口,边说道:「亲亲,我下
面好久没有挨男人插过了,一定很紧,你先慢慢弄进去,轻轻地抽我。等鬆了再使
劲吧!」

  我的肉棍儿慢慢地挤进一半的时候,她深吸着气,瞇紧着只眼,我感到她肉洞
里又紧窄,又温软。我用力挺了进去,祇听到她叫了一声:「哎哟!亲亲,你顶到
我的花心了,好舒服哦!」

  她的叫声是那幺娇媚和放浪,小肉洞箍吸着我粗硬的肉棍儿,我低头在她两粒
奶头上吮了一会儿,就开始抽插了。她的小肉洞在我用肉棍儿抽插时,却不停地收
缩着,使得我的肉凌儿在她肉腔里重重地颳动着那些暖暖的嫩肉。

素蓉又娇又蕩地浪哼着,像是替我努力玩她而喝采,同时又挺着屁股向上迎凑着我
插下去的肉棍儿。一会儿,素蓉的肉洞儿一阵抽搐,週身打着颤。我也感觉到她肉
洞里涌出一股热流。而她却娇喘着,像是在叫,也似在哼。

  我热得发涨的肉棍儿,又是一阵狠狠地抽插,我们交合着的地方发出「扑滋」
「扑滋」的声响。我越插越猛,素蓉也越哼越浪。她把腿绕到我的腰际,一对玲珑
的小脚互相勾住,肥白的大屁股,贴紧我的大腿股。她用手一按我的屁股,说道:
「亲亲!我怕你太累了,你顶着我下面,休息一下吧!」

  我真的把肉棍儿深深顶入他肉洞儿深处,她却扭动屁股,收缩着小腹一下一下
地夹了起来。我舒服得浑身的毛管都放开似的,从头顶到脚心无处不是酥酥麻麻的
,忍不住又抽送起来。我向床头的镜子望过去,由脚后反照过来的样子,真是太美
妙了。素蓉那白白嫩嫩的小肉洞儿,夹住了我粗硬的肉棍儿。我挺入时,两旁肉唇
而也带了进去。我抽出来的时候,肉腔里粉红的嫩肉也向外一翻。浪水横溢,肉体
交合处一片滋润。

  素蓉忽然叫了一声:「青梅!」使我一楞。没有来得及向她问话,青梅已经飘
然进来了。素蓉说道:「青梅,替你叔叔推一推,我怕你叔叔太累了!」

  青梅脱去上身的衣服,祇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内裤,挺着一对尖尖的雪白乳房,
掀开了纱帐,笑瞇瞇地扒上床来,用一对粉嫩的手儿推着我的屁股,使我的肉棍儿
又深又沉地频频椿捣着素蓉多汁的肉洞儿。素蓉浪哼浪叫着没有停过口,忽然紧紧
地搂住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儿插得更深入,青梅也停止推我的屁股,却搂住我的身
体,用她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背脊。

  这时素蓉的肉洞儿像鲤鱼嘴样的一鬆一紧地抽搐着,满脸狐媚地笑问:「亲亲
!这样子你舒服吗?」

  我夹在两付女人的赤裸的肉体间,舒服得说不出话来,全身一阵兴奋,底下的
肉棍儿猛然一跳,我的浆液猛射出来,喷入她肉洞深处。素蓉像打冷颤一样地颤抖
着,我也软软地摊在她身上。

  我的肉棍儿渐渐缩小了,素蓉的只脚也慢慢放下来。肉棍儿缓缓地滑出她的体
内。我翻身躺在素蓉的身边,青梅脱下她的底裤,替我抹抹胯间的液汁,再叠一叠
,塞住素蓉正在溢出浆液的肉洞。素蓉自己摀住了,娇媚地对我说道:「我今晚有
事,不能陪你睡,就让青梅陪你睡吧!」

  我还未回答,素蓉已经下床到净室去了。

  青梅笑着对我说道:「叔叔你先躺一躺,我去服侍娘洗洗就来陪你。」

  说完也下床去了。我闭目休息了一会儿,青梅又掀开纱帐,对我悠然一笑说道
:「娘叫我来帮你洗洗底下。」

  我懒洋洋的回答:「好累哟!不想起来了!」

  青梅却逗给我一个媚笑,她说:「不用叔叔起身,我会帮你洗得乾乾净净的呀
!」说着她就趴到床上,倒转头跪伏在我身旁,高翘起一个大白屁股,我不由得伸
手去摸了一把,真是又细又白。青梅却扶起我软小的肉棍儿,一口含入嘴里,一股
热气顿时包含着我的下体,她的嘴唇从我的毛茸茸的根部一直吻上龟头,还不断用
舌头儿交捲舔弄。我抚摸着青梅嫩白的臀肉,底下的肉棍儿又迅速地在她小嘴里膨
涨,青梅已经不能整条含入嘴里了,她就咬着龟头吮吸。

  我的肉棍儿在青梅小嘴里猛跳了两下子。她哼了哼,吐了出来,回头用媚眼望
着我问道:「叔叔,要不要试试青梅的小肉洞儿?」

  我笑着点了点头,青梅媚媚一笑,一个转身,只脚分开蹲在我身上,自己拨开
那小肉缝儿,往我肉棍儿就要套下去。可惜她那儿太小了,一下子没套进,痛得叫
了一声:「哎哟!叔叔,你的东西好大呀!」

  于是把只腿又尽量分开,让我的龟头抵在她肉洞口,然后左右摇动着他的屁股
,才总算套进去一个龟头。青梅的肉洞儿,小得太利害,把我的肉棍儿包得又紧又
热。她也咬着下嘴唇,像是挨受不住似的。不过她还是一点一点地往下套,当套到
底后,她无力地坐到我大腿根,上身伏下来,一对坚挺的肥奶,在我胸口上磨着。
她说:「叔叔,你那里好大呀!怪不得娘刚才浪成那样了!」

  青梅开始收缩着肉洞儿,夹得那幺均匀,一鬆一紧的,真使我舒服极了。我只
手摸捏着她的屁股,到底是女孩子,细皮嫩肉的,而且很有弹性。

  我摸到她的小屁股眼儿,也是湿湿的,我将手指一揉,感到那小屁眼儿正在一
鬆一缩的。我就伸进一点儿手指,青梅有节奏地收缩着底下的肌肉,两个肉洞儿同
时在吮吸着我的手指和肉棍儿。嘴里浪哼着问:「叔叔,青梅的小洞洞好不好玩呢
?」